当前位置: 首页 > 调查研究 > 调研成果
重庆四中院分析辖区法院法官人身安全受侵害的原因及对策
  发布时间:2014-01-06 03:40:31 打印 字号: | |

   重庆市四中院针对近年来辖区两级法院法官人身安全等合法权益遭受侵害的事件时有发生的现象,认真分析成因和对策。

   一、主要表现。一是在执行中被执行人拒不履行义务,暴力抗法。具体表现为围攻、殴打执行工作人员;煽动不明真相的群众冲闯执行现场,造成现场混乱,致使执行人员处于危险境地;涉农案件执行现场使用刀具威胁执行人员,阻止执行;恶语威胁,扬言事后将采取报复措施,增加执行人员的心理负担。2006年11月,黔江区人民法院执行该区农业局与张光后非诉执行一案,干警就被执行人当场袭击受伤;2007年2月15日,市四中院四名干警在执行中铁十九局与酉阳县交通局工程款结算一案中,遭到二十多名不明身份人员殴打致伤;2007年7月10日黔江区法院执行龙正美、宁小刚等人申请执行程明镜、李坤照交通事故损害赔偿一案到协助执行单位黔江区新华中学要求协助执行时,遭到新华中学部分教职员工的暴力阻挠和长时间围攻。二是办案法官遭受当事人的“冷暴力”。少数当事人败诉后,无理缠访、上访,甚至捏造事实诬蔑办案法官,使办案法官疲于应对上级的督办与检查,正常的工作秩序受到严重影响;有的当事人以电话、短信方式骚扰法官,提出无理要求,甚至进行威胁。

  二、原因分析。一是信访机制的过度行政处理化,淡化了司法权威,使当事人认识错位,导致暴力抗法事件屡屡发生。不少当事人对判决不服或对执行有意见,并不寻求司法救济程序,大部分涉法信访当事人将其作为终局解决程序。而信访处理是督办加限办方式,将正常的司法程序打乱,只要有一件案子通过信访得到了“满足”,其他当事人即会效仿,则使司法的权威性受到了潜在的“合理怀疑”和不同程度的影响,这是部分暴力抗法者不把法院判决放在眼里的深层原因。二是强制执行警用装备落后、保障不力。在法院执法过程中,由于处于化解矛盾的最后一道防线,社会矛盾一般都较尖锐,没有强有力的国家强制力工具装备保障支持,很难在心理上给被执行人产生震慑作用。由于现在枪支管理严格,为降低管理风险,在执行时法警基本未准使用配枪,其他警用设备除了手铐以外,在遇到一些本身就仇视社会的当事人暴力抗法时,连起码的自卫武器都没有,受到伤害也就在所难免。三是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导致暴力事件发生。极少数法官不讲究工作方法,简单粗暴,导致当事人情绪激动,矛盾激化。四是对暴力抗法行为处罚程序繁琐、处罚过分轻微。集中表现在民商事执行案件中,拒执罪的启动需要公安配合,而现实操作中很难做到高效率的配合、协作。另外,司法拘留期限存在过短的问题,曾有当事人在暴力抗法时公然宣称:“大不了拘留15日!”。

  三、对策研究。一是在党委统一领导下,强化司法机关独立地位,树立司法机关的绝对权威。对涉法信访不以行政程序方式解决,全部由司法终局,在制度设计上,受访法院不审查涉访案件,由其上级法院的专门机构负责审查处理。二是加强法院警用装备的保障力度,增强国家强制力的威慑力,并与执行威慑系统结合,完善法院威慑机制。可以给法院一线执法工作人员配备必要的便携式警用自卫防身装备等,震慑心怀不轨的当事人,保障法官人身安全。三是强化法官政治思想教育和业务技能培训,提高办案技巧,避免工作方式简单粗暴。每个法院可抽调1-2名法官进行心理学等谈判技巧方面的专业培训,使其成为专门的谈判说服专家,以利于案件的处置,减少不必要的伤害。四是进一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加大对暴力抗法行为的司法惩处力度。对暴力抗法行为的司法措施有必要进行重新审视、调研,制定一些配套的制止暴力抗法的司法震慑法律制度。

责任编辑:重庆四中院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