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调查研究 > 调研成果
充分调动审判人员的能动性 创新调解方法谋求社会和谐----以被告人李益、黄海陵故意杀人附民调解案为例
  发布时间:2014-01-09 14:42:14 打印 字号: | |
                                             刑庭 蒲开明
   近年来,我院刑事审判庭齐心协力,共同致力于刑事附带民调解工作,总结了一点心得,与大家交流畅谈。有不对的地方敬请批评指证,有不足的地方敬请提出宝贵意见。刑附民调解是民事调解中的一部分,有其共同性,也有其不同之处。其共性实质就是化干弋为玉帛,即为“和”;不同之处在于方法的多样性,即为“变”,故而称之为一门艺术,也是一项系统的工程。它能使复杂多变的附带民事诉讼案件符合法律规定的简单化,达到非常好的法律效果,也能使易于激化、引起社会大众不安的人民内部矛盾,得到充分的化解,达到良好的社会效果。诚然,我庭为了使案件法律效果与社会效果的统一,从领导到庭员,从所有附民案件到个案,都十分重视调解工作,运用诉讼法、实体法,特别是调解法对调解程序的规定,坚持“调解优先,调判结合”的原则,充分调动审判人员的积极性、主动性,利用审判人员的成就感,促成大量刑附民案件以调解结案。
   近三年来,我庭共受理刑附民案件60件,其中调解结案32件,调解率达53.33%,并逐年呈上升趋势。根据我们对附民案件的统计和分析,附民案件大部分集中在故意杀人案、故意伤害案、抢劫案等被害人伤亡的刑事案件中(当然公诉机关附民的案件极少见),这些案件有的是因邻里纠纷引发,有的因婚姻家庭关系引发,还有的因利益之争引起,双方积怨较深,被激化的矛盾难以化解。多年来,我们处理这种矛盾均是以调解为主,打击为辅,在处理好“拿钱买刑”这种不良社会影响后,因案而异,因人而异,充分调动律师、涉案当事人及其亲属、朋友、基层组织的积极性,多方位、多层次,点面结合进行合法、自愿的调解,努力地促成双方握手言和,确保社会长治久安。
物以类聚。依据我们对近年来附民案件的处理经验,结合个案特征,总结了一些调解方法(我们在方法是以三庭分层调解为主,其他方法为辅),与大家共同探讨,其基本经验如下:
   一、充分认识调解工作的重要性,积极发挥审判人员核心作用调解工作是审判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东方经验”之美称,是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经典之作,具有定分止争,保稳定,促和谐的社会功能。大力加强调解工作,尤其是附民案件的调解,不但有助于个案矛盾的化解,保障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还能促进罪犯改造,减少社会对立面,更有利于国家法律和刑事政策的全面、正确实施,有利于经济社会和谐、稳定、健康发展。而调解工作的成败,关健在审判人员(即调解人)。首先,附民案件的情况纷繁复杂,双方当事人精神高度紧张,对审判人员的言行举止非法敏感,这就要求审判人员在调解过程中具有一颗善良而真诚的心和令人信服的人格魅力。想当事人之所想,急当事人之所急,以一颗真心打动当事人、感化当事人,确保双方当事人在法律地位、合法权益、人格尊严上平等,以公正之心不偏不倚的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促使双方在互谅互让的基础上,彻底解决双方存在的矛盾。其次,在我们处理的附民案件中,多数是杀人、伤害案件,双方当事人积怨较深,且法律意识淡薄,这就要求审判人员对当事人要正确疏导、释法明理。对于性格固执、偏激的当事人,要充分发挥审判人员的主导作用,耐心的为其讲解法律,明其利害关系,分段递进、差别化的进行调解,决不放弃任何能使调解成功的希望。再次,附民案件的当事人情绪不稳定,反复无常,隔夜反悔普遍存在,给调解工作带来了很大难度。这就要求审判人员在思想上牢固树立司法为民理念,不断强化调解工作意识和责任意识,克服“厌调”情绪,引用以往的案例,摆事实讲道理,促膝长谈,消除当事人的恐惧心理和不信任感,使其真心地接受调解。最后,正确处理好钱与刑的关系,消除“拿钱买刑”的不良社会影响。审判人员在处理刑附民案件过程中,要正确把握民事赔偿与刑罚处罚的关系,掌握好度。同时,在调解结束后,应当加大宣传力度,让广大人民群众认可调解结果,感知罪犯的人身危险性已经消除,理解法院工作的合法性。
   二、灵活运用调解方法,努力化解社会矛盾。“饿死不作贼,气死莫为讼”这是很多群众的真实想法,除非是怨恨难解、矛盾难调才到法院为讼。这一点,在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中表现得非常突出。我们在调解时,应本着调解的共性,把握个案特征,采用不同调解方法,化解社会矛盾。
   一是纵向递进分步调解。把调解贯穿诉讼全过程,让双方当事人感受到法院调解工作无处不在,让双方当事人在以和为贵的精神指导下逐渐化解矛盾,使伤者精神上得到抚慰,物质上得到补偿,犯者真心悔悟,痛改前非,充分体现宽严相济刑事政策。在庭审前,一方面我们要求原告人提供相关证据,告知其举证不能的后果,从硬件上正确引导原告人,同时对其宣讲、释明法律,降低其期望值,理性对待诉讼。另一方面充分走访调查被告人的经济状况、赔偿能力,做到心中有数。再者适时召集双方当事人亲属进行庭前协商,缓和对立情绪,借此营造调解氛围为成功调解作必要的准备。如被告人李益、黄海陵犯故意杀人刑事附带民事一案,原告田景英等人起诉时仅有一张状纸,诉求达300余万元,所列赔偿项目繁多,诉讼期望值颇高。本案受理后,我们首先向原告人送达了举证责任通知书,引导其提供证人证言、书证以证明诉求项目成立的证据材料,向其宣讲精神抚慰金、死亡赔偿金等不属附民赔偿范围的法律政策,为降低原告人的赔偿期望值打好第一针。同时向侦查机关(这里我解释一下:为什么要向侦查机关了解?因为侦查机关在调查取证被告人第一手资料时,直观地掌握了被告人的身份、家庭情况、经济实力和社会背景)、邻里了解行为人的赔付能力。多次与原告人田景英及其子女交心,进行心理疏导,获取原告人的充分信任,试探性的安排原告人与二被告人的妻子、兄弟等亲属接触,掌握双方对立程度和调解意愿,进行初次调解。(据统计初次调解成功率占10%)在庭审中,案件经过法庭调查、法庭辩论,再现案发当时情形,无疑是对原告人再次重击,如果审判人员把握不好庭审的功效,将使初次调解成果化为泡影。首先,审判人员要控制好被告人、辩护人的言行,使之能够承受原告人的过激语言。其次,让原告人对案件的证据、事实和适用法律充分发表意见,找到心理上的慰藉。再者,找准案件的切入点和突破口,掌握双方当事人的心理变化,进行第二次调解,再次拉近双方的距离。在李益、黄海陵故意杀人案庭审时,原告人压抑了十年来的愤怒爆发了,拉起横幅,要求严惩行为人,情绪非常激动,我们利用常理、法律对原告人再次进行心理疏导,让原告人就刑事部分的证据、事实和法律适用在庭上充分发表意见,倾诉情感,达到缓和当事人的情绪。同时,责令二行为人当庭向原告人道歉,真诚悔悟,以平缓原告人的仇恨心理。我们透过案情释法明理,使双方明白各自在案件中的利益,抓住原、被告双方心理变化,进行第二次调解。(据统计庭上调解成功率占20%)在庭审后,通过前二次调解,原告方的仇视程度亦然下降,各自面对的是利益之争,原告方满天要价,被告方叫苦连天,是后期调解的一大特点。审判人员一方面要稳住原告方的情绪,一方面要耐心倾听双方的心声,深入双方当事人的内心,了解双方的期望值和承受底线,找准利益平衡点,运用科学的方法促成双方矛盾化解。在李益、黄海陵赔偿案中,原告方要出了300万元的赔偿天价,被告方亲属无力支付如此高额赔偿款。我们多次召集原、被告双方,明利害、求统一,促膝长谈,采用“面对面”、“背对背”的调解方式,充分调动原、被告双方的律师、亲属及基层组织力量的能动性,最终达成了72万元的赔偿协议,化解了双方十年来的恩怨,确保了一方平安。(据统计庭后调解成功率占70%)
   二是横向差别化分类调解。横向差别化分类调解法,是指审判人员在庭前、庭中、庭后调解过程中,根据其掌握的各原告人与被害人之间情感上的亲疏关系、心理承受底线、对被告人的仇恨大小,被告人亲属对被告人的重视程度、赔偿能力、刑罚期望值,及双方能互谅互让的连接点,采用先分开原、被告双方进行单方劝解,再将原告人及被告人的亲属按调解意愿、情感亲疏程度、期望值分类,进行差别化个性劝说,各个击破,最后将双方聚在一起达成共识,终使矛盾得以化解的方法。我们将该法普遍适用于各类刑附民案件,除了确实拿不出钱的被告人外,成功率很高。一方面该方法可以避免双方当事人在调解过程中因语言过激而再次发生冲突,加深矛盾,使调解功亏一篑;另一方面审判人员可以避开对方分析其利益得失,降低其期望值,而不提升对方的期望值;再者可以给双方亲人、律师商量的空间,审判人员也可以倾听到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找出切入点和突破点;最后可以使审判人员重点突破意见大、仇恨深的当事人,缓解其创伤。在李益、黄海陵刑附民案中,虽然经过了庭前、庭中调解,我们也掌握了原、被告双方的情况,终因原告人多(7位)、意见难统一,而将调解拖入了庭后。在庭后调解时,我们将双方带入安全、宽松、和谐的人民法院调解室,进行差别化分类调解,先引导双方当事人“面对面”地对话和交流,阐明各自的观点和意见,因双方难达共识,我们又将双方当事人分开 “背对背”的调解。在“背对背”的调解过程中,我们将原告人及其亲属分为三个层次:强烈要求判处被告人死刑,不愿意调解的原告人划为第一层次,对于这一层次的原告人,调解工作主要着力宣传现行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刑事政策对死刑的规定,耐心释明不可能判处被告人死刑的原因(因本案证据有瑕疵,判处死刑根本不可能被核准),引导当事人充分认识除了“以命抵命”能抚平心灵创伤外,还有最大限度限制被告人的人身自由(精神补偿)、最大限度赔偿(物质补偿)也能缓解伤痛,充分利用律师、基层组织的能动性打破原告人以极刑方法复仇的期望,使其愿意接受调解。我们再将愿意调解但赔偿金额要求过高的原告人划为第二层次,对于该层次的原告人,调解工作首先针对其提出的诉求项目及金额,逐笔依照法律规定的赔偿范围及标准进行计算,将判决结果与调解的预期结果进行比对,结合被告人的赔偿承受能力,有效降低原告人的赔偿期望质,缩小原、被告人双方的数额差距,达到成功调解。我们还将无物质利益关系、感情甚笃的亲属划为第三层次,在该案中冉晓娥系被害人冉启俊的亲妹,二人感情甚好,冉晓娥又是一名中学教师,文化知识较高,为了给其兄申冤,收集了大量的案例,誓有若不判处被告人死刑绝不罢休的意志,经常带领原告人及其亲戚到相关机关上访喊冤,不间断地给我们来信,不分时间的给我们来电,有主导各原告人的意志的能力,她是该案调解成功与否的关健所在。对于冉晓娥,我们采取了认真听取其倾诉,耐心回答其疑问,尽量满足其要求,还让其明白:除了被告方能给予原告人物质补偿以慰藉原告人伤痛外,无其他人(包括你冉晓娥)不可能给原告人同等数额的物质补偿,当在行为人没有被判处死刑、原告人经济也得不到足额补偿的情况下,原告人必将怨恨转嫁到冉晓娥身上。在使冉晓娥认识到本案的利弊后,我们又商请学校领导参与调解,共同说服冉晓娥正确引导原告人达成共识。对于被告方,我们同样采用了横向差别化分类调解的方法,利用同胞情、夫妻情、父子情,及亲属为被告人保命、得到从轻处理等心理,以法明理,以情动人,使其亲属竭尽全力为被告人筹资、出资进行赔偿,求得原告方的谅解。该案通过我们多日的努力,促成了双方当事人坐在一起就民事赔偿、刑事处理达成了共识,以调解方式为该附民案件划上了圆满的句号。
   三、总结经验指导实践,不断创新调解方法。
   天下难事必作于易,天下大事必作于细。调解工作是将大化为小,将有化为无,是一件艰难而细致的工作,环环相扣,不容有误,其过中的艰辛和当事人的不理解,每个调解人都熟知其滋味。但为了社会的和谐,为了人民的安定生活,调解人在纷繁复杂的调解案件中,运用所学知识、社会经验、纯朴的良知,穷尽一切方法,求平衡、化矛盾、促公正,做到了“案结事了”。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人民群众的法律意识增强,我庭在附民案件调解中主要以上述“三庭分层调解”法进行调解外,还因案而异、因人而异,不断地创新调解方法。如我们还采用了“三庭分案调解”法,根据庭前、庭中、庭后掌握的信息,因人而异,以被告人赔偿能力大小分案调解,如孙浩等人故意杀人附民调解案,孙浩、王金钟家里没有钱,亲戚不愿意代为支付其赔偿款,但同案的李宁父母愿意支付。于是,我们先将该案分开,促成李宁与原告人达成赔偿协议,原告方撤回对孙浩、王金钟的附民诉讼,化解了双方矛盾。“单方支付,庭后调解”法,适用于三庭无法调解的案件,先让被告人将赔偿款存入法院帐户,在刑事部分判决后,再组织双方进行调解,如陈林故意杀人附民调解案。经过三庭多次调解,原告方始终无法谅解被告人陈林的行为,但因本案发生久远,证据瑕疵较多,处以死刑应留余地,经我们劝解,原告方的亲属愿意拿出足额赔偿款补偿原告方,原告方坚决不接受,我们将款存入法院帐户,保证赔偿款不流失,在刑事部分判决后,我们再次组织双方调解达成赔偿协议,化解双方矛盾。“分期付款调解”法,适用于因被告人支付能力差,亲属愿意分期支付的案件,如李达等人故意伤害附民调解案。双方经我们主持调解达成了一致赔偿协议,但因被告方亲属支付能力差,请求分期支付,并提供相应的财产担保,原告人经我们劝解自愿同意了和解方案,化解了矛盾。还有酉阳法院推出“三及时三充分调解”法,早、快、好的对附民案件进行调解,使每年调解率达到90%,黔江法院推出“社会力量配合调解”法,充分调动亲属、基层组织等力量参与调解,化解矛盾,促进了其辖区内经济社会健康发展,等等。这些调解方法,构置了一张严密的调解网络,调解人员可以将案件与方法相结合,灵活运用,在总结中前进,在实践中创新,不断谱写调解新篇章。
   总之,调人掌万民之难而谐和之,在我们明确调解的重要性和调解人的使命下,我相信,在我们这些致力于“案结事了、化干戈为玉帛”的调解人的共同努力下,总结过去,勤于实践,不断创新调解方法,提升司法调解能力,调解工作必将硕果累累,人民内部矛盾必将得到化解,公平正义必将得到真正的体现。
 
 
责任编辑:重庆四中院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