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调查研究 > 调研成果
个人用工隐患多,事故频发责难断
  发布时间:2014-01-09 14:50:23 打印 字号: | |
   个人用工一般指以自然人个人或家庭作为接受劳务一方,其他自然人作为接受劳务一方之间发生的劳务用工关系。在现实生活中,由于自给自足自然经济的解体和社会分工的逐渐细化,提供临时性劳动的供给和需求逐渐增加,在修建、装修、拆除房屋,搬运、家电安装、机械操作和修理等劳务中,个人用工大量存在。并且,由于熟人间的裙带关系,人托人请工,人带人做工的情况较为普遍,工人用工关系越加复杂化。比如雇佣关系之上还有承揽关系,合伙承揽关系之下还有雇佣关系,雇佣关系之外还有帮工关系。由于个人用工的主体一般是自然人个人,提供和接受劳务者双方的安全意识、安全知识以及安全防范能力都比具有用工主体的企业或组织要弱,易于发生安全事故。
  安全事故发生后,由于双方的经济能力、责任认知能力有限,双方很难通过私下协商或中间人斡旋解决赔偿问题而酿成纠纷。纠纷诉至法院以后,一方为了多赔,他方为了少赔或不赔,陈述事实各执一词,谈到责任竭力推脱,而查明真相、合理分责的重任就落到了法官身上。
  在处理这类纠纷时,法官也面临多道难题。第一,在纠纷发生之前,当事人之间大多数是口头进行约定而无书面证据,导致关键事实难以查清;第二、法律关系复杂,导致责任难定。对于个人用工发生的安全事故纠纷。除了提供劳务者、接受劳务者之外,还可能有定作人、合伙人等可能是责任主体;事故原因可能是意外事件,可能是受害者自身的过失、还有部分属于接受劳务者的过错。法官在复杂的法律关系、多重的责任主体、模糊的过错认定标准中难以准确划分责任。第三,法理和情理难调,案结难以事了。从法理上讲,雇主不管有无过错,都应当对雇员的损害担责,但却与群众朴素的 “罪责自负”责任观念相冲突,导致判决的可接受性低,案件的上诉率、申诉率均较高;第四,责任人担责能力往往较弱,判后隐忧难除。安全事故纠纷案件,“你不情我不愿”,不管案件结果如何,均无赢家。受害人损失了生命或健康,责任人损失了未来的生活保障。受害人一分钱得不到赔偿,可能生活陷入绝望,高额的赔偿金额也可能对责任人本身或其亲人的生活可能带来毁灭性的影响,因此,法官在做出最终判决是往往会面临着法理之外的现实的考验。唯有老百姓提高安全意识,注意安全知识的学习,尽可能避免事故的发生,或者事故发生后,有相应的分散风险的有效机制,才能够增进社会和谐。
责任编辑:重庆四中院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