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司法公开 > 案件快报
保险人对列入免责条款的法规禁止性规定未尽提示义务不免责
  发布时间:2016-09-12 15:53:36 打印 字号: | |
保险人对列入免责条款的法律禁止性规定未尽提示义务不免责
重庆四中院  万永福
 
    冉刚通过电话投保的方式在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酉阳支公司(以下简称人保酉阳支公司)处为其所有的小型客车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保险金额为 10000 元/座*6 座,保险期间为2013 年 9 月 25 日 17 时起至 2014 年 9 月 25 日 17 时止,并投保了附加险不计免赔率。2014 年 3 月 2 日,冉刚将车辆借给没有驾驶证的蒋某,蒋某驾驶该车辆发生交通事故,致路边行人涂某、乘坐人肖某死亡,乘坐人白某受伤。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蒋某的违法行为是导致此次交通事故发生的根本原因,涂某、肖某、白某无导致此次交通事故发生的交通违法行为及过错。(2014)渝四中法刑终字第 00120 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对车上人员责任险未作处理。该判决生效后,经法院强制执行,冉刚向受害者赔付了 66000 元。冉刚诉至人民法院请求判令保险公司按合同约定承担保险责任。在诉讼中,人保酉阳支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已将保险合同条款交付给冉刚,只提交了一份销售保险通话录音。在该通话录音中,保险销售人员告知了通话对象一些违法免责注意事项,但该通话对象为一女子,人保酉阳支公司未提交证据证明该女子与冉刚有何关联。
    法院经审理认为,冉刚与保险公司订立的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虽然无证驾驶属于保险合同约定的保险人免责情形,但根据《保险法》的相关规定,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之前或签订之时,应对免责条款进行提示,而在案证据不能证明保险公司履行了提示义务,故依法判令保险公司按保险合同承担保险责任。
    【以案说法】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保险公司是否尽到提示义务,是否应承担保险责任。
    我国《保险法》第十七条规定:“订立保险合同,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的,保险人向投保人提供的投保单应当附格式条款,保险人应当向投保人说明合同的内容。对保险合同中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保险人在订立合同时应当在投保单、保险单或者其他保险凭证上作出足以引起投保人注意的提示,并对该条款的内容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未作提示或者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该条规定了保险公司对免责条款负有的提示和明确说明两项义务。同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保险人将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情形作为保险合同免责条款的免责事由,保险人对该条款作出提示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以保险人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为由主张该条款不生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规定中的法律、行政法规中的禁止性规定主要是指无证驾驶、酒驾、肇事逃逸等严重违法行为。对于这些禁止性规定免责,保险公司虽只需证明完成提示义务即可,免除了保险公司的说明义务,但这些禁止性规定并不具有“当然免责”的效力,保险公司仍要作出提示,让被保险人知晓保险公司将哪些禁止性规定变成了免责事由,否则仍要承担保险责任。
    本案中,人保酉阳支公司没有证据证明其履行了交付保险条款的义务,且提供的保险销售通话录音中,证明投保人、被保险人均是冉刚,但通话对象为一女性,而本案中的冉刚是男性,同时人保酉阳支公司也未提供证据证明该女性为冉刚购买保险的委托代理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第二款“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应当认定人保酉阳支公司未能履行提示义务,应当按约定承担保险责任。
责任编辑:重庆四中院管理员